欢迎来到南昌三帮建筑防水维修有限公司官网!
17770099926
行业新闻
女大学生失联7年,父母在学校当清洁工等她出现

  赵洪明夫妇拿着全家福。

  赵洪明夫妇拿着全家福。

  女大学生失联7年,

  父母在学校当清洁工

  等她出现

  51岁的高秀莲是一名清洁工,她所负责打扫的是长沙一所大学的马路。那条马路对她有特别的意义——马路尽头的学生宿舍,曾经住着她的女儿。

  7年前,她19岁的女儿赵蕾从山东禹城来湖南长沙读大学。几个月后,远在山东的她和丈夫赵洪明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,说女儿不见了。

  她和丈夫赶往长沙,开始寻找女儿,寻遍长沙的车站、景点、街巷,去过湖南大部分市州。

  他们没想到,这一找就是7年。7年过去,女儿再无音讯。她和丈夫申请成为学校的清洁工人。整整7年,他们在学校马路来来回回清扫,期待着女儿能突然出现。

  A

  打扫的马路尽头是女儿宿舍

  2019年12月3日,长沙已经进入冬季。长沙城南的一所高校,赵洪明正在学校的马路边用铁锹清除着石缝里的杂草。他说,女儿失踪那年,也是一个这样的阴雨季节。

  如今他每天的工作是,早上5点起床,在8点之前把负责的马路清扫干净。之后就是巡查,确保清扫的这条马路没有垃圾。妻子负责清扫的是另一条马路,路的尽头是一栋学生宿舍,6楼的一间寝室曾住着她的女儿。

  来长沙之前,赵洪明是山东禹城一家汽运公司的货车维修工,高秀莲在机械厂做模具,每人每个月是一千多元的工资,这在当时不算富裕,但也安稳。

  在夫妻俩眼中,女儿孝顺懂事,学习方面很少让父母操心,成绩不错,又是班干部,老师们都很喜欢她。

  高秀莲说,女儿从小到大很少和父母发生争执,最“叛逆”的一次大概就是在高考填志愿时,父母想让她留在北方,报考山东或者北京的学校,但她执意报考了湖南大学,最终因分数不够,被调剂到了长沙另一所高校。

  2012年9月份,赵蕾如愿来到长沙就读。入学不到一个月,她寄了封信回山东,信的开头没看到称呼,直接写道:“这是一封来自千里之外的家书,它以家乡的纸笔为底色、对你们的思念为釉彩,寄托着我对你们的忏悔以及我对今后生活的决心”。

  她在信中向父母道歉:“在开学的这几天里我反思了好多,我知道我在某些方面对不起您二老,不该让你们生气。家里有那种和和气气的气氛是应该的,可是我总是在破坏它,总是以自己的想法为准,这太自私了。”

  她在信里还写道:“可能是因为处在青春期,我总是充满叛逆。但是我觉得有的时候,你们的想法与现在的社会有点不符合,而且我也长大了……我不希望我的人生是被别人安排的,我不想像《北京青年》电视剧里的四个兄弟一样,自己的前二十几年的生活全是被自己的父母安排,然后自己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青春。我只想从18岁开始就自己主宰人生的方向,走过真正的人生,而不想在别人安排的道路上走完一生。自己走过这一段旅途可能会特别辛苦,但我想这样走过,因为人生只可走一回。”

  “我知道咱们家的境况,我不会整天向家里要生活费,我会努力做好,去争取拿奖学金等来缓解你们的压力。”

  信的最后,她说:“我希望爸妈你们能保护好自己的身体,正常吃饭,而且吃得有营养,养好自己的身体,等我回来,等我带着荣誉回来。”

  女儿上大学之后,妈妈高秀莲和她联系更多。当年10月底,她还告诉女儿自己买了些枣子,想晒干了寄给她,赵蕾说:“不用了,等过年了回家吃。”

  10月30日中午,高秀莲趁着休息时间给女儿打了个电话,听到女儿说正在午睡,高秀莲便匆忙挂了电话。没想到,这会是女儿和家人之间的最后一次通话。

  B

  物品都在寝室,人不见了

  赵洪明记得,那是在2012年11月5日的上午,他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女儿辅导员的电话,问他:“你们在湖南有亲戚吗?”

  赵洪明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他们家远在山东,对他们来说,湖南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省份。辅导员告诉赵洪明:“赵蕾找不到了。”

  “当时就觉得她应该是和同学出去玩了”,赵洪明也来不及想太多,赶紧打电话给高秀莲,两人一起直奔火车站。

  夫妻俩都认为女儿突然失踪不太可能,但也有一些让人不安的信号:他们反复给女儿打电话,但对方已关机,QQ上的留言也不回复。

Powered by 南昌三帮建筑防水维修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 © 2018, All right reserved  备案号:赣ICP备18006431号